Tumi's Cabaret

關於部落格
A Technical Savvy But a Programming Muggle.
  • 57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台灣黑客錄] 台灣新科 FreeBSD Committer—Alansung 專訪

問:你是如何接觸到BSD的? 答:我大一(1995年)開始本來是玩Linux的,那時候Slackware比較流行,可是交大資工的人都在玩FreeBSD,所以我就跳槽了。FreeBSD那時候還不流行,可是後來漸漸流行起來。 問:那交大資工系很早就在玩FreeBSD囉? 答:對阿,因為系上的學長李建達寫了一本《FreeBSD入門與應用》,之後系上有人開始在玩,經由同儕或學長與學弟妹的關係,會彼此互相影響學習的作業系統。我覺得我們系上學弟妹跟學長的感情還不錯,平常學長會請我們吃東西,所以彼此會互相影響,加上那時候看到有人在玩Linux,我們有一種「互別苗頭」的感覺,所以改成玩FreeBSD,後來慢慢形成一股風氣。像全國第一個FreeBSD的站台就是交大資工架設的。 問:你們系上同學平常在一起都會聊BSD的事情嗎? 答:絕對不會!在我們系上只有兩種人會玩BSD:像我這樣成績特別爛的、或成績特別好的,大概是極端的人比較玩BSD。是因為玩BSD所以讓成績變好嗎?當然不是囉(Alansung開玩笑地說)。 問:什麼時候開始學程式語言? 答:大一的時候系上開始教C++,不過我的C語言是當時聽到台大有開一個「十天學會C語言」的課,覺得很有趣就跑去參加,然後學會的。在這之前我都用BASIC寫程式。不過學校老師教的C++也不過是C語言的延伸,真的知道C語言要怎麼用,也是之後從寫作業或接case中學到的,實際應用時才知道C 語言該怎麼用。主要是多寫而已。 問:在學習程式語言或系統的過程中,有沒有遇到難忘或有趣的事情? 答:大一剛進來的時候,老師有出作業,那時候很多同學都不知道工作站要怎麼用,正好我堂哥是大我一屆的學長,他先教我怎麼用工作站,然後我再教很多同學怎麼用工作站。因為那時個人電腦還很貴,大家沒錢買個人電腦,都跑去系上電腦教室,我就在那裡教人家上工作站教到很晚。 另外一件難忘的事情是大二的資料庫管理,我平常都沒去上課,那一科的考試都不及格,但是最後還是六十分過,主要是我和我的同學弄了一個訂便當系統,我們用mSQL(MySQL之前的版本)來寫,兩個人輪流寫,其中一人睏了就把另外一個人挖起來繼續寫,持續花了三天的時間把系統寫出來,幸好助教覺得這個系統寫得不錯,靠著它才拿到六十分及格。 問:那時候你不去上課都在幹麻,寫程式嗎? 答:我都窩在宿舍玩BBS,不過是玩自己架的個人站,平常上站的人數都是七、八個,我還在我的個人站上認識現在的女友。 問:可以透露一下認識女友的經過嗎? 答:她是我同學的網友,透過我同學的介紹上我的個人BBS。那時候我大四,過了幾天正好是情人節,我同學就叫我和我另外一位同學跟她說「情人節快樂」,就這樣認識了。她剛開始上站本來還有找我同學,但是後來就只有跟我聊天了。然後後來……就在一起見面了。我們在一起已經三年了。 問:所以認識現在的女友是架站意外的收穫囉? 答:也不是這樣講,我覺得我們能在一起是緣分,如果不架站我相信也可以在別的地方遇到她,多種因緣際會都有可能,有點像參加聯誼的感覺。不過(Alansung趕緊繼續澄清)我只有在大一的時候參加過兩場系上辦的聯誼,還有朋友之間的私人聯誼,可是聯誼的時候就是會有人會認出你的名字,或是認識你認識的人,這時候就會覺得世界很小,尤其是你自己就是串起兩方關係的人。 問:可以請問一下你為什麼會被稱為「爽大」? 答:我在大學的時候也有幫學長管Tiger2 BBS,因為那個站需要有人推薦才能加入使用者,可是一旦有人發表不適當的言論時,通常會將那個人所屬的成員串一併砍掉,又稱為砍樹制,因為我是站長有這種權限,所以後來就被人家稱作「爽大」了。其實這麼做也是要維護站上文章的高品質阿。(編按:對於這佛曰不可說的BBS內容,總覺得爽大還有一些隱情未說,不過詳情就請各位聰明的讀者自行發掘吧。) 問:你是資訊背景出身,又很積極參與社群活動,想必花了許多時間在電腦上,你的家人或朋友會不會對你在學資訊這條路上有些影響? 答:可能是因為唸資訊看起來滿有前途的,所以我家人都不太會干預,頂多希望我不要太晚睡覺而已吧。 不過我在學校的時候的確都滿晚睡的,主要是同寢室的是有如果有一個晚睡的話,其他的人也會跟著晚睡,還有就是那時候同學都喜歡玩網路遊戲,大家都窩在宿舍裡玩。交大是那種平常你走在路上會覺得像空城一樣,可是如果你在宿舍外喊一聲失火的話,就會發現怎麼有這麼多人跑出來,因為大家都窩在宿舍裡面,而且24小時燈火通明,你在路上看到的人通常是穿著拖鞋出來要買便當的。但是宿舍裡面人就很多,而且沒什麼人在睡。其他的影響可能是我女朋友覺得當committer很無聊吧。 問:那你會教你女朋友玩BSD,讓她覺得玩BSD是件有趣的事情嗎? 答:我不會這樣做,倒是她前陣子因為工作上的關係,突然跑來問我,她很懷疑為什麼有人會把程式碼免費給別人用,也就是open source這觀念,我就開始跟她解釋,程式碼免費給大家用不一定為了免費而免費,通常是要讓大家檢查他的程式碼哪裡有錯誤,而且程式本身雖然不收費,但是它的週邊服務可以收費……等等,讓她了解open source的觀念。因為如果你對一個完全不懂的人講這種事情,她可能沒有興趣,但是當她有動機的時候,就容易了解這樣的概念,所以她現在就比較了解我在幹麻了。 問:你平常會拿BSD用來做些什麼工作? 答:因為我目前的實驗室的研究是based on Windows的,想換也沒得換,架BSD目前主要是用來上網吧、用screen,此外也會用Perl寫一些程式比較快,一些小的概念可以用Perl寫來檢驗比較快。 至於FreeBSD Committer的部分,我的工作就是收到使用者的Problem Report(PR)後再去修改相關的Ports,讓它在FreeBSD上可以順利執行。跟contributor比起來,我們可以檢驗送來的Patch有沒有問題,比較有機會將Ports直接送到FreeBSD系統裡面去。其實Committer只是多了一些權利,但是相對地也有義務,因為我想學習更多關於FreeBSD的知識所以才會想成為Committer。 問:請你解說一下FreeBSD Committer的種類,以及目前國內FreeBSD Committer的現況? 答:FreeBSD Committer總共有三種:source、documentation與ports,國內的Committer大部分是ports的committer,要成為committer需要現有的committer提proposal,通常彼此間都認識,像提名我的人是leeym,不過現在好像變成最新一個committer幫下一個提名,像我就是國內最新的committer,那我就要幫未來下一個要成為committer的人提名。李彥明同時是我的mentor,他要在我剛開始commit ports的時候幫我檢查我的步驟有沒有正確。當時Vanilla比較有空,所以我請他當我的commander。 如果要往上推國內的FreeBSD committer的話,應該是我、李彥明、ijliao、clive、Vanilla,再上去我就不清楚了。另外我還知道keichii是source跟ports的committer,還有foxfair、keith、kevinlo等也是committer,但我不清楚是誰提名他們。這樣算一算,國內已經有九位committer了。 問:你覺得以上的FreeBSD Committer中,誰最厲害? 答:我覺得都很厲害阿,不過Vanilla在社群中被稱作「大神」,此外ijliao commit的ports數量也非常多,和另外一位叫做kris的大光頭(現在ports的總管)爭第二名,也是十分厲害。不過每個人的專長的不太一樣,所以很難做比較。如果你對於commit ports的排名有興趣的話,可以到http://people.freebsd.org/~peter/ports.total.txt觀看,像我也會常常上去看自己的排名,畢竟不希望太低嘛。 問:您的求學路程一路走來算是滿順利的,請問將來的生涯規劃? 答:我的求學過程真的可說用「幸運」來形容,將來我希望博士後可以出國做博士後,回來擔任教職,只是我覺得自己寫論文的能力還滿薄弱的,寫程式比較好玩,論文寫作這應該是我要努力培養的地方吧。 問:這次訪問將刊在Newzilla上,要不要順便為自己在Newzilla上的爽大專欄作宣傳?接下來打算要寫那些文章? 答:hcchien希望我寫程式設計的東西,因為怕寫太難連自己也不懂,所以先從簡單的開始寫,像前一陣子是寫資料結構,上一期因為碰到自己電腦壞掉了所以寫一篇UPS,另外就是C#、C++、Perl等等的程式應用,如果有人要寫作業的話也可以拿我的程式去參考。接下來的文章還是以自己了解的範圍內為原則。其實寫這個專欄正好也是為自己留下一些紀錄,將來自己也可以拿來參考,正好自己的Blog也掛了,所以就將自己的心得都寫在專欄上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